这二十年...

February 10, 2010 /

写于2007-06-20 01:38 纪念二十周岁生日

前些天看了翌旸师兄去年写的一篇日志,用以纪念他二十岁生日,道出了他出生后的二十年,颇具传奇色彩,特别是与微软MVP阎诺的结识更是如此,好长的一篇,在信息楼花了好久时间才看完。看完之后,感觉自己过去的二十载过于平凡,似乎平淡的生活就是我的追求。

今,用此日志以奠祭鄙人的二十岁生辰,顿感二十年来一无所有,空空而来,悄悄地行走,即将要告别的是青春与年少无知,也不知还会有多少个二十年,也不知是否会行走在消逝之中……

1987年6月20日(农历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五)(具体时间没问过我妈),出生在澄海市(现在是汕头市澄海区)莲下许厝的一间小房子里,那房子是我外公的老房子,不大,也比较老了,是家族院子里的一个小角落,门口是一条小巷,巷的另一边住着我大姨妈一家,记得小时候没事就跑到对面找表姐玩,可打我懂事起,那段时光的回忆已不多了。自从我家搬出那条巷子,继而大姨妈家也搬出,那两间房子就没人住了,想起来也有好些年没路过那里了。

当我能自己走路时就四外乱逛,爸妈工作忙,我经常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或巷子里玩,或许是由于这样,长大后我总习惯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不想和爸妈一起出去,话也不多。

在我上学前,我爸妈把我送到爷爷奶奶那,也就是我的祖藉所在地――澄海市外砂镇林厝(现隶属于汕头市龙湖区),我是长孙,他们没少疼我,每天早上爷爷就带着我四处溜达,在农村,不像城市那么喧哗,没事还可到田野里玩,整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由于我爸妈在莲下工作,所以他们只能隔一段时间就来看我一次,当时交通不便,只能骑车,不过是自行车。人一生当中仅有那些日子能如此快活。

三岁时,我家搬到了爸爸的单位里去,我也回家上幼儿园去了,有些不情愿,上学有时还会被高年级的玩弄和欺负,所以经常不去上学,自己去玩。后来有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吵起来了,忘了是为什么,或许是吵不过她吧,就往她大腿上一咬,她哭起来了,很多人围起来了,被人说不是的当然是我啦,最后我跑回家了,中午她家人找到我家去了,后来我再也没去上学了。感觉当时还是挺调皮的,怎么现在我会变成这样呢?假如当时我继续去上学,那现在不知是怎样的一个人,而我的世界肯定完全不同,会有不同的朋友,过着不同的生活,而现在也不一定会在北京,一切一切,都无法想象。

第二年,也就是1991年,我第二次上幼儿园,不过换了个地方――许厝幼儿园,那里只有三个班,每个班只有三十多个人,虽然人不多,但在那里,小朋友都过得很开心。当时汕头经济刚起步,不像现在这么现代化,有时去汕头玩还得骑自行车,老房子挺多的,那种感觉已找不回来了,而现在那些有悠久历史的房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当时也没有现在那么多的电脑――有也是DOS系统的,没有PSP,没有那么多可供娱乐的电子产品,最多就是在家里玩玩小霸王,出去玩玩街机之类的。而更多的是一群小朋友们一起捏泥巴、吃桑椹、吹肥皂泡、捉昆虫、玩纸飞机、打仗、放风筝、跳人、打弹子、弹弓,多美好的回忆呀,可现在的孩子对这些不屑一顾。上幼儿园期间,我总喜欢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玩,那时也不懂这就是喜欢――喜欢和她一起玩,希望和她多说话,这一下就维持了六年。

别的孩子似乎有去学习乐器、唱歌、跳舞、书法、画画之类的,而我呢,得过且过,能过一天是一天,三年很快就在无声中逝去了,我呢,依旧是三年前的那个小毛孩子,什么都 不懂,导致我今天的生活没有了情趣。

94年,我上小学了――月旦学校,第一天上学去,班里有很多熟悉的面孔,因为我们都是在同一所幼儿园成长起来的,因而没有应有的害羞,也不会感到陌生,她也在其中。

我的第一位班主任叫王少仪,当时刚毕业,由于孩子爱玩就经常跟她玩在一块,有时还跑去她家,带了我们几年,后来她结婚了,就再没她的消息了。

我人生的第一次考试是语文,也是我第一次不及格的考试,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从那以后就对语文没有了兴趣,语文成绩一直不佳,表达能力也成问题,话也不会说了,最终导致我不爱说话。相反,我的数学成绩从小学一年级就不错,记得有一次学校要参与数学竞赛,我初赛的成绩比要去参加比赛的同学成绩还高,只是他们经过了老师的指导,所以最终还是他们去参加。小学前三年,我仅有一次评上三好学生――全班前五(班里只有30人左右),我的成绩不是很好。之后我就对数学特感兴趣,语文就被我放到一边去,只有考试时才会看一看,这可能是我走上偏科道路的导火线。

一年级时,老师还夸我字写得不错,可后来不去重视练字,现在字就像我的人一样站不稳了。有一次,我有机会在校会上朗诵课文,可由于我从没有上台演讲过,很紧张,上台前我跑了。机会就这样一次次与我擦肩而过,或许是我不懂得去把握住机会,或许是我生性胆怯,也不懂得去锻炼自己,到头来,一无所有。

97年,我家搬到了外砂,就在香港回归的第二天,我住进了新家,宽敞但并不华丽。但那时我还要上学,所以早上爸爸载我去上学,中午就在外婆那吃,晚上爸爸载我回家。这样过了不久,放假了,意味着我要开始适应新的地方,我要离开共同度过六年最美好时光的同伴们,包括她,离开我的出生地,很是伤感。五年级时回过学校一次,碰到她,却不敢正面看她,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和她联系过,现在后悔当时没上前跟她说几句话。

同年9月1日,我开始了新的学习,这一转校,让我改变了很多,或许这会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第一天到学校去,被分到四甲班,由于爸爸的一个朋友是副校长,所以在学校还过得挺好的。当我走进班里去,别人像往常一样过着,而每张脸孔对我来说都那么陌生,还好暑假参加了一个美术班,认识了一些人。中午,我像以前一样,十二点多就上学去了, 因为这样,我邂逅了一个女生――Betty,她在我们学校还算是可以的,似乎她就在门口等我一样,我要进门时她跟我说不能太早到学校。唉,天下哪有这种破校规啊,跟她理论几句后还要记我的名,当时也真够笨的不会一走了之,也不知是不是被她给迷住了,竟把名字告诉她了,搞到我榜上有名了,而且还挂着好多天,还好我是新生,没多少人认识我。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不久,发现爱上她了。

就在同年,又有一次数学竞赛,我的分数比很多去参赛的同学高,就这样一次机会,我被老师发现了,可由于我从没去参加过竞赛,老师没让我去,又错失了一次机会,假如我懂得握住机会,或许是可以去的。

搬到外砂后不久,由于舅舅的关系,妈妈很快就有了工作,出外工作,在家就操劳家中的大小事务,爸爸白天都在莲下工作,晚上才回来,有时晚上还要值班,家中经常就我一人,无聊时就去找朋友玩,也是从那开始,我学会了打牌、玩游戏。说到舅舅,我不得不说声感谢,那时舅舅的生意开始兴起,很支持我们这些年轻一辈上学读书,没有他,就不会有下面很多事的发生,我也不知会何去何从。

2000年6月,参加升学考试,由于我报考了澄海实验初中,考完升学考试后还要去实验初中考试,Betty也有报,于是几个一起要去考试的同学就组织起来,请三个老师辅导语数英。那段时间每天就到学校里去,过得还挺轻松的,我似乎还另有目的,每次都坐在她附近,时间虽然短,但感觉挺开心的。后来我的分数比录取分数线少3分,她少了0.5分,只要多加一万元学费就可以进去,最后我选择了外砂职中,而她去了实验初中,就这样分开了。

2000年9月,带着些许兴奋上了初中,班里只有几个小学同学,但没过几天就和不少人混熟了。由于不想当班长什么的,也没经验,最终做了个什么都不用做的学习委员,开学后几天又做了数学科代表,每天都收发作业,而且还要准时,忙死了。也是这两个职务让我跟班主任和数学老师走得很近,一个是两年的班主任和三年的语文老师――黄秋文,一个是三年的数学老师――蔡少林,而我当数学科代表的第二天老师来找我,我却在打牌,当时被老师批了一顿,很过意不去,这两人对我很好,虽然我有时上课不专心听讲他们会毫不留情地叫我起来。

初一时结识了几个死党。一个是大头,他是澄海市区的,也是实验初中差几分,是他带我去网吧玩游戏的,刚开始只看他玩,不久就学会玩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下午放学后我跟他回家一起联游戏,后来他成了我同桌。一个是大条,也是我的同桌,有空就几个人跑去他家打牌。我们三个人在我们班还是小有名气的。还有大雕、老鹅等,我们这些人经常在一起混,打牌、打球、出去外边玩,那是常有的事。

2001年5月,我家购置了第一台电脑,这可是我花费了多少口舌才说服妈妈,妈妈去说服爸爸才买来的,是我的宝贝,但性能与现在的电脑相与那相差太大了,赛扬2,20G硬盘,128M内存,16M显卡。从此,电脑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那时起我就开始学习电脑,以致我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之后我学会五笔,打字速度还可以,所以老师有需要打印的都交给我了。

2002年9月,年级把两个班给拆了,班里的人被分到其他班去了,那一年,我们班也换了一个班主任。因此,我们几个男生之间又多了一员――水管,他是我小学同学,经常有来往,他很快就融入到我们这个集体中来。我和他还有大头经常跑去飞腾玩游戏,罗马时代、红警、星际、CS等,这些当时很火的游戏都玩过,虽然是初三了,但似乎还没有紧张。

同年,去参加全国初中数学联赛。为了这次比赛,老师在初赛前的一些日子,给一些同学做了辅导,初赛成绩出来后,只有两个人进入决赛――我和王琬,听说实验初中的不少接近满分,压力挺大的。经过老师一段时间的指导后,就去考试,那天和两位老师一起去,也没想过要获奖,只是去参与一下。第一场考试是选择填空题,感觉我做得还行,有些题可以耍点小聪明。中场休息时我见到了两个人,是莲阳中学的,当我睁大眼球时,发现是她,只能默默地看着,另外一个是高中才认识的。第二场考试只有三题大题,我很快就把第一道给解决了,第二道由于一个很小的细节――把两个点给画反了,导致我剩下的时间把不能把它给做出来,感觉这次考试一定是很失败,之后也没想这事了。

2003年4月,一个突然降临的消息让我兴奋不已――我在数学联赛中获得全国二等奖,整个澄海市只有一个人获得二等奖,全汕头市九个。因为之前的模拟考试没考好,没进前十,而三年以来只有几次排名没进前十,这个好消息让我有了点希望。全国二等奖是学校有历以来的最好成绩,数学老师也很高兴,可与之对比的是我中考数学的发挥不好。

2003年6月,紧张的中考拉开了序幕,我似乎没有一科考好的,最令我失望的是数学,由于一个简单减法运算做错了,我失去了10几分。当录取分数线出来后,我连一中都差两分,当时全家为这个问题烦恼了一阵子,因为侨中没提供宿舍,只能到外边租房,但三姨说那块治安不好,而金中要交三万的择校费,经过多方讨论,最后还是选择了金中。过了三年,回顾过去,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

中考过后,那帮死党各奔东西,金中、一中、侨中、林百欣、下蓬、谢易初、澄中……,就我和水管去金中,但十几个男女生还时有联系,现在回家还有相聚。

2003年9月,我来到了金山中学――号称粤东地区最优秀的重点高中。我被分到了10班,班里有一个小学同学,一个初中同学。第一天碰到王珏时就注意到她身边的一个女生――阿花,竟然能在路上笑得那么疯狂。开班会时注意到另一个女生――云云,我们的生活委员,澄海人,谁叫人家是美女呢。接着是tracy,副班长,她的自我介绍比较特别。还要特别介绍的是我高一高二的班主――陈焕生,他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上课超级搞笑。

我第一天走进宿舍,感觉很新鲜,之前都没有过这种内宿生活,一进门就有三张生面孔――许哲明(室长)、陈欣喆、谢梓淳,当时是爸爸在跟他们聊,我就在一边呆着,爸爸回去后,我还是不怎么说话,他们三个去吃饭时我就跟着他们走,后来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大伙都觉得我那时太羞涩了。经过两个的生活,我们一宿舍成了死党,宿舍成员还有陈良坤、陈金喜、陈泓鋆、陈少波。

早上六点起来做早操,晚上几个小时晚自休,晚上十点半熄灯,宿舍不能用电,洗澡打水得到楼下,男女不能交往过密,校规森严,就像个监狱一样,但正因如此,才磨练出一个个能成长的金中学子。

因为我中考数学成绩不行,所以进了不Pascal班,编程之路就因此中断了,但上天却给了我另一个机会,我加入了寒冰,继而凭着打字速度进入了学生会信息部,从此我的生活改变了。认识了两位教会我不少东西的师兄――陈梓昱、张羿旸,和三位和我共同奋斗了两年的哥们――陈恺、吴轲、张勋。

12月底,第一次参加新年联欢晚会工作,信息部负责音响和话筒,我被分到了话筒组,由于之前我说话少,和其他人都不大熟,这次工作后,我才开始和陈恺、吴轲、张勋接触。那次获得“优秀组织者”称号。

2004年4月,参与创造节工作,活动期间,信息部四人负责四个地方的电脑、音响、投影仪,“同一星空”晚会负责音响和话筒。获得“优秀组织者”称号。之后开始准备换届,陈恺有可能进入主席团,吴轲可能做部长,虽然没做部长,但我和张勋依然坚持到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宿舍和tracy走得很近,阿熟和她初中同班,这很正常的,经常一起去吃饭,下午无聊时在走廊里谈天说地。

新学期,学生会招进了几个新生力量――洪达、洪羽旋、林坚、王倩、张立岗,之后我的工作不多,也不大忙了,大多是陈恺和吴轲在撑着。

12月底,准备2005年新年联欢晚会,由于前一天晚上刮大风,我在七一楼前边冻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全身发软,感觉有点不对劲。由于风大,晚会改在大礼堂举行,那天晚上我还是去工作,第二天回家就躺下了,一躺下就起不来了,一病就病了一个星期,还请了几天假。回学校后过了段时间才感觉身体好点,但从那时起,我开始犯头痛,时不时就来,用脑过度就会,整个人精神不佳,有点神经衰弱,成绩也开始下降。

4月的创造节,我不用工作了,可以到处窜看节目,就在那个周六下午,我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呆着,思考了一些东西,发觉我似乎是爱上了tracy。

5月1日,我们四个大的和信息部五个小的到千树园烧烤,这是我们第一次出来玩,只可惜那天下雨了,只在千树园里转了一圈就各自回家了。

5月2日与学生会战友们到莱芜烧烤,原来tracy要去的,后来她身体不适就没去,那天在海边玩得很开心,可是被晒到全身发红了,回家后感觉好痛,放假回校后,有出去玩的战友都变成黑人了.

放假回学校后,跟tracy说起了各种在海边好玩的,可她一看到我们一个个这么黑,她就不想去了,那晚她拿了本同学录要我写,那晚写了好长好长,但似乎还不够写,第二天还给了她。之后,经常找机会接近她,但一直只是暗恋。

暑假,我终于耐不住寂寞,表白了,不管是QQ,或是手机信息,跟她发的信息好多好多。7月13日,我住院动手术,矫正鼻中隔,原以为这样就不会头晕头痛了,但现在证明当时是想法是多可笑的。

8月,我上高三,编入物理班11班,她是政治班2班,我在楼上,她在楼下,在没到学校,我已经见了她一面,回学校那天下午,本想去找她的,她却不在,晚上她捎了一封信托人给我,那时感觉挺爽的。之后我和她闹过多次矛盾,事实证明我和她是不会在一起的,但自己还是坚持着。

2006年放完寒假回校后就开始了六校联考,成绩还行,折出来的标准分有700多。

4月一模,标准分718。

5月二模,标准分600多,很多人都认为这次是失常,因为有很多人在二模考不好,我们索性说二模的试卷出得不好。

在报志愿之前,汕头被06年第一场台风袭击,那场台风是相当大,而且是正面袭击,半夜我在走廊都很难行走。第二天,学校的很多树折了,市区闹水灾了,农村的情况更严重,但风小了,雨停了,我们立即回到高考备考中来,开始填报志愿。我在高三之前,从不知有北京理工大学这个学校,高三跟梓昱哥一次聊天中无意间说到了他一个同学――旭东哥,才知道北理,之后我确定我是上不了华中科技的计算机系,所以就随便填了北理。

6月7日高考,语文监考老师有洁姐,一看到美女我就知道我不会考不好的,成绩出来时语文确实比我想象中好。下午考数学,开考前在教室外与tracy见了一面,她的一声“加油”让我很开心,所以当时我想数学肯定能考好的,最后虽然上不了800,但还是不错的。

8日晚上太兴奋了,睡不着,9日早上又太早起来,等到8点多时感到没精神,而那些物理卷大多是计算题,我根本就算不过来,最终物理竟然成了高考中最差的一科。

7月,收到北理的通知书,只是不是被计算机学院录取而是软件学院,没人能想到06年各大理工学校在广东的录取分数线狂升,北理竟比05年的高出50多分。

9月,第一次坐飞机来到了我心仪已久的北京,但过了不久,发现梦想与现实相差太远了。

11月18日,参加“START杯”程序设计大赛,在初赛做出两道题,顺利进入决赛,在决赛中一个题也没做出来,但由于是大一新生,所以拿了个“希望之星”奖。那时,看了本数据结构。

12月,偷偷购买笔记本电脑,Dell 6400,酷睿2 T5500,120G硬盘,1G内存,ATI X1400 256M显存,从此开始了我的编程之路。

1月27日,第一次坐火车踏上了回家之路。

2月,多次回金中,十几个10班的同学探访陈焕生,在他宿舍里聊得很High。Tracy也有去,不过连一句话也没说上。

6月3日,参加“亚信杯”程序设计大赛,经过六小时的比赛,我们队做出了五个题,获得三等奖。

至此,我仍一无所有,正在思考中,人应有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