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别虎年,喜迎本命年

February 2, 2011 / , 总结, 新年

今天是除夕,到处都很喜庆,都在迎接新年,早上刚睡醒就收到几个新年祝福短信,望着窗外车水马龙,自己却无半点喜庆的感觉,本命年意味着我快24周岁了,在古时都应该有一番作为了,而我现身无长物,只能每天对着电脑敲敲键盘,将思想变成一个个代码符号。

每到这时候,总要对过去的一年作次总结,这逝去的一年所作的总结也够多的,大学毕业总结、德育论文、ACM竞赛总结、研究生第1季总结等,最后还是决定做个汇总,能为以后回味年轻往事留下些许东西。这几天在想这一年最满意的事和最不满意的事是什么,似乎找不到什么满意的,不满意的倒是比比皆是,依然冷漠、不专注、单身。

保研后一直过着猪一样的生活,那个寒假也是在家呆得最长的一次,元宵过后还去了海南,难得去旅游,放松一下,到海口那天下午,我还穿着3件长袖,差点窒息而死,思然领着我去到外逛逛,买了几件短袖,第2天镇晟到后三人去三亚玩。三亚真是个好地方,空气清新,海水清澈,吃渔排自助,游三亚湾,沙滩玩水、看MM,南山寺,天涯海角,思然安排住的地方也很给力,晚上三个大老爷们看《老大的幸福》,海南可玩的地方很多,可惜时间不多,只能在三亚随便玩几个地方。

回北京后就开始进实验室,每天顶着严寒骑着车穿梭于北理工与计算所之间,朝9晚5,后来有几次夜里11点多才回学校,中关村大街上的车寥寥无几。5月份项目比较紧,项目组的人只放了5.1一天的假,其它的节假日和周末都加班加点,一直推动着项目的进展,我那时还没参与工程项目,只是在看paper,做做调研,做做测试,为写毕设论文做准备。在实验室期间,发现一女生总是去得比我早,走得比我晚,貌似在面试当天见过,应该不是师姐,让小生好生佩服,怎么也不能比她差太多,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晓姐,向她学习。在实验做毕设期间非常感谢查老大、小亿哥、林健大哥等人的指导。

5月底、6月初,开始写论文,6月份在学校呆的时间居多,把调研报告和各种测试报告拿过来整合一下,做了些修改,没花几天时间就把论文初稿写完了,第一稿被崔老师批得狗血淋头,差点逼得崔老师要喝王老吉了,后来又改了几稿,逐步规范。满足要求后才给陈老大看,老大非常细心,连错误字、图标号错了、图表说明、表格说明等问题都一一找出来了,做毕设期间非常感谢陈老大、李老师、崔老师的指导。毕设答辩那天还比较顺利,最后论文也很荣幸得了优。

德育答辩当天,班里的每个人都在回忆大学四年的美好时光,很感动。德育答辩完了大家就在讨论毕业旅行,这是班里为数不多的集体出游,好好珍惜这大学最后一次的旅行。最后决定去龙庆峡,住农家院,吃农家饭,到的那天晚上,吃烧烤,露天K歌,大家都很high,几个男生还做出了不能为人知的壮举。晚上回农家院后,我们吃蛋糕,玩三国杀,直到三四点,那时天已快亮了。

第二天一早就去爬山,虽然休息的时间很短,但我们都不知疲倦,好久没运动过,爬起山来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坚持爬到山顶,一览众山小。

7月3号,参加毕业典礼,意味着我本科毕业了,穿着学士服在学校四处乱照。

7月6号,准备离校,把很多东西寄回家,然后和亮兄把剩下的东西搬到暑假暂住的地方,不知为何我东西那么多,上下好几躺5楼,累死俺了。晚上跟班里几个人去K歌,我向来喜欢听歌,不爱唱歌,但四年同窗,离别之际应该给我的朋友们唱一支歌,管它难听不难听,每在离别之际总会想起《千千阙歌》,于是乎吼了一次,反正大家也听不懂粤语。

搬到新住处,还呆没几天就跑石林峡农家院封闭去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开发,团队里有认识的以及不熟悉的人,一个月的朝夕相处,让彼此知根知底,这一个月还是比较happy的,晚饭过后的三国杀、跟农家院主人的双胞胎孙子玩,只可惜没去爬过山。8月1号,吃了一个月的农家饭,去海底捞了一把,真是人间美味,跟进城似的。

回所后在会议室继续开发,8月7号回一趟家,大学四年,仅有的一次暑假回家,在家呆了10天,正巧参加两个表哥的婚礼。回实验室后继续忙着项目,经常要到郊区某单位部署与调试系统,8月底有几天比较紧,连着几天熬夜,凌晨5点、3点、1点……,感到身心疲惫,生活倒是挺充实的。

8月28号,到研究生院报到,赶紧瞧瞧宿舍,还挺不错的,有独立卫生间、衣柜、书柜,可惜是上下铺,后来到别人那里一看,基本是上床下桌,心理不平衡呀,不过也不太在乎这个。不知道我东西为什么那么多,搬了好多趟才把家搬完了。休息一天之后就开始上课了,好久没上课了,还挺想坐在教室听老师讲课的,听了一周的课,发现本科上的课和研究生上的课差距还挺大的,方方面面,也很久没这么认真听课了。不过一学期下来,发现也就那样,成绩也过得去,不会太低,关键是英语A过了,下学期不用再上英语A了。还学会了游泳,我终于也会一项运动了,可以用来强身健体,别让肚子再大了。

10月中旬意外地参加了第35届ACM/ICPC,又斩获一枚银奖,已是该比赛的第5个银奖了,遗憾地离开,只怪自己没能一直坚持训练。不过北理工能获得这几年的首枚金奖,很是欣慰。只可惜时间仓促,没能去杭州玩一玩,只去了阿里巴巴参观了一下,比完赛就匆匆回北京。

9月和11月,班里和组里分别组织了一次秋游,放松身心的同时也可以加强彼此交流,只可惜国庆在宿舍宅了一周,成了实至名归的宅男。在中科院,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1月份的活动比较多,元旦,迎接农历的新年。09年的最后一天,跟浩哥和北理工的兄弟一起吃火锅、喝酒,兄弟情无以言表。3号,704班的同学聚会,虽然相识不到半年,但喝得很high,很有气氛。16号,是实验室的年终会,节目都挺有意思的,师兄、师姐和同学们都挺有才的,可惜我人品不好,抽不到奖,晚上到9华山庄吃饭、娱乐,吃完饭先跟老大和师兄去打保龄球,第一次打,竟然能突破100分,不容易,打完保龄球先去游泳,游了200米后去泡温泉,第一次泡温泉,挺爽的,一直泡到12点多才回去睡觉,薛源海大哥说我11年的艳福已经享完了,11年又只能单身了,说不定积攒了虎年的艳福一次用完,兔年有更多的艳福。

19号就回家了,早上5点半就起来,把未收拾的东西收拾一下,背个包,拉个行李箱,去车站坐机场大巴,上了飞机就抱头大睡,由于航空管制,推迟起飞,误了半个小时。中午在上海呆了两三个小时,没想到初次到上海竟是这样的,下午坐了一架小得可怜的飞机回汕头,还好没啥事,以后再也不敢坐这种飞机了,太没安全感。

回家后,连实验室的VPN,继续干活,本以为一个测试应该很快就可以搞定,有一部分还比较顺利,但测试IO性能总是有问题,不太稳定,反复测了多次,才能出来比较正常的、预想中的结果,折腾了好多天,直到昨天才基本把测试弄完,但结果却不是我想要的,或许还得调整方案。

回家后,也堕落了,看了86集的新水浒传,玩三国杀,看The big bang theory,看Fringe,看Lie to me,不过还看了点书,慰藉一下幼小的心灵。

新的一年,不能再漫无目的地生活,规划一下吧,有一件事每年都说,却总未兑现,你能不能找准后迅速出击。

明天就新年了,祝所有的朋友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