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逊中的智慧

March 22, 2011 / 真理, 科学, 谦虚

摘要:卡尔.波普尔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他强调发现真理没有捷径,寻求幸福没有灵丹妙药;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的方式只能是试错法,自然和科学都是如此。因此,寻求真理一定要从寻找错误开始,正是这些错误可能妨碍了人类的进步。波普尔在《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一书告诉我们:因为理智的谦虚使我们始终保持怀疑的态度,使我们更谨慎,使我们获取更多的知识,更接近真理;使我们更为宽容,从而达到一种至善。因此,谦虚不仅仅是一种道德,而是一种智慧。

关键词:真理;科学;谦虚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一书大体分为三个部分:论知识,论历史和论艺术及其他。每部分由一些短文或者演讲组成。整本书始终贯穿着作者寻求美好的世界的思想,并且它们相互支撑,升华主题。读完《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一书,我领略到大师生活的智慧以及做人做事谦逊的态度,让我对知识以及科学有了重新的认识,让我能够重新审视自己。

一切活的事物都在寻求更加美好的世界。在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的影响下,是最积极的解决问题者,是寻求者和发现者,是新的世界和新的生活形式的发现者,得到了最大的发展。人类作为最积极主动的有机体,总在不断探求科学的知识,揭开未知的奥秘,对真理的寻求,尤其在自然科学中,无疑被认为是生命在它对更美好世界的漫长寻求过程中所创造的最好、最伟大的事物。因此,我们一定要倾听理性的声音,而不要误信谎言,妄想捷径。

作为一名从事科学研究的学生,我们应该怎样去探求知识、追寻真理呢,从而实现解放?

在《知识与对现实的塑造》一文中,作者指出科学的三个特征:1. 它始于问题,实践及理论的问题;2. 知识在于寻求真理——寻求客观上正确的说明性理论;3. 它不是对确定性的寻求。

在科学中,我们犯的一个错误、一个差错,本质上在于我们把不正确的理论看作是正确的,那么科学活动的主要任务就是尽一切可能发现和消灭错误,寻求更多的真理。由于我们永远不能确切地知道任何事情,但寻求真理却非常值得,我们主要通过寻求错误来这样做,以便我们能纠正它们。因此,科学知识总是假设的:它是猜想的知识。科学的方法是批评的方法:寻求和消灭错误并服务于真理的方法。

人类本无知,科学的过程就是不断的探求未知,发现已知的错误,并进行批判性地纠正。“我知道自己几乎一无所知,对这一点也几乎不知道”正是苏格拉底对无知的认识。我们因为无知而探求未知,正因为有了知识,我们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作者在《论知识与无知》中倡导理智的谦虚:“人贵有自知之明”!

因此,我们学会了批评、质疑,我们不会止步于具有无可撼动地位的教条主义,敢于挑战权威,打破桎梏,获取更多的知识,寻求心中的真理。正如哥白尼敢于打破地心说的神,爱因斯坦敢于挑战麦克斯韦的电磁场理论,最终发现光电效应,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关于打破框架,挑战权威,在《科学与批评》、《框架的神话》和《反对大词》三篇文章中作者作了详尽的阐述。

《框架的神话》中作者认为“西方文明是不同文化的碰撞和对峙的结果”,因此是种种框架的对峙的结果。从古至今,任何曾经兴盛过的文明,自其诞生起,就不断通过文化的融合以及同其它文明的碰撞来发展自己,如华夏文明,至今已有几千的历史,多族文化的交融以及同外邦的冲突,使得中华民族历经多个朝代的变更,至今仍能兴盛不衰。而文化碰撞促使人们进行批评性地进行思考,推动科学的兴起,正如本文开头所提到的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有寻求真理者,才能得到最大的发展。

无论如何,没有文化碰撞的冲击力就几乎不会出现批评方法的发明,文化碰撞的最大价值在于它能引发批评态度的产生,多文化的融合必然会导致某些价值的缺失,也会产生新的价值,只有打破框架的枷锁,冲出牢笼,才能见到光明,创造新的价值,实现自我的超越。只有能被广大人民所接受的价值才能成为真理,那些不合时宜的框架终会被历史的车轮所碾碎,正如中国有句古话“得民心者得天下”,真理总会被接受,错误总会被纠正,只能批判性地思考,才能不断追逐真理。

保持理智的谦虚意味着不存在智慧的垄断,不存在真理的独占,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所谓的真理只是对世界的一种猜想,没有什么真理的标准,甚至我们不能确切地知道我们得到真理。科学的方法就是批评的方法,邓小平同志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确实如此,检验科学理论最好的方法也只是不断地猜想、不断地实践。

人们正是通过批评,通过与别人的批评性讨论以及通过自我批评来学习。一个理性主义者是乐于向他人学习的人,通过接受他们的见解以及通过互相批评来学习。

在批评地同时,我们还要学会宽容,这也是理智的谦虚所必不可少的,正如《宽容与知识分子的责任》文中所提到的:“宽容是认识到我们人的可错性的必然结果:人孰无过,我们一直在犯错误。因此让我们互相谅解对方的愚行。这是天赋人权的第一个原则。”

我们是否应该对所有的知识及行为进行批判性地宽容?对于傲慢、近乎教条主义的自以为是、理智的虚荣,我们能给予宽容,但对于种族歧视或屠杀这些大罪恶,我们应予以谴责,而不能一味地宽容。宽容也是有限度的,三个基本原则是:可错性原则、理性讨论的原则、接近真理的原则。真理是基本的调节原则,是指导我们的探索的原则。

在《宽容与知识分子的责任》一文末尾,作者提出了十二条科学家的职业道德:

  1. 客观的猜测性知识越来越超出任何一个人所能掌握的程度;
  2. 不可能避免一切错误;
  3. 只要可能就避免错误;
  4. 错误可能隐藏在得到很好证实的理论中,寻求这样的错误是科学家的特殊任务;
  5. 我们必须对错误的态度;
  6. 为学会避免犯错误,我们必须从错误中学习;
  7. 我们必须不断提防错误;
  8. 我们要维护批评态度,维护个人的诚实;
  9. 我们必须接受别人对我们指出的错误,甚至感激地接受;
  10. 我们需要别人发现和纠正我们的错误;
  11. 自我批评是最好的批评,但是别人的批评是必需的;
  12. 理性批评必须总是特定的:特定的命题、特定的假设何以错误,特定的论点何以站不住脚的特定的原因。

从波普尔对知识的理解来看,通过知识获得解放是从错误、从迷信和从对虚假偶像的盲目崇拜中的自我解放。它通过人们对自己观念的批评而达到精神上的自我解放和发展。

当今社会,普遍存在着封建迷信、盲目追星等现象,这对于中国的发展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中国经历了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掀起解放思想、大兴科技浪潮,到如今,已快百年。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经不起各种诱惑,我们贪图享乐,我们在温柔乡中被麻醉了,有多少人还心系着民族的发展,有多少人还在渴求知识,有多少还在追求真理?一个民族仅依赖某几个人的智慧的发展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唤醒自我,我们需要为祖国的建设负责,祖国的建设不仅仅是一线科学家的责任,作为中科院的学子,我们更应该保持理智的谦虚,不断探求未知,寻求真理,让中国的科技能赶超发达国家,让中国能实现真正的崛起,当然,我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 (英)卡尔?波普尔 著, 范景中、李本正 译.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M]. 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1998